彩票软件

  • <tr id='u3RXDW'><strong id='u3RXDW'></strong><small id='u3RXDW'></small><button id='u3RXDW'></button><li id='u3RXDW'><noscript id='u3RXDW'><big id='u3RXDW'></big><dt id='u3RXDW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u3RXDW'><option id='u3RXDW'><table id='u3RXDW'><blockquote id='u3RXDW'><tbody id='u3RXDW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u3RXDW'></u><kbd id='u3RXDW'><kbd id='u3RXDW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u3RXDW'><strong id='u3RXDW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u3RXDW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u3RXDW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u3RXDW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u3RXDW'><em id='u3RXDW'></em><td id='u3RXDW'><div id='u3RXDW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u3RXDW'><big id='u3RXDW'><big id='u3RXDW'></big><legend id='u3RXDW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u3RXDW'><div id='u3RXDW'><ins id='u3RXDW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u3RXDW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u3RXDW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u3RXDW'><q id='u3RXDW'><noscript id='u3RXDW'></noscript><dt id='u3RXDW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u3RXDW'><i id='u3RXDW'></i>
                ?
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 > 館員風采

                館員風采

                似水如沙久相伴——記敦煌研究院名譽院長樊錦詩

                信息來源:新華社作者:
                發表時間:2019-04-26
                字號:/
                   起初她被前輩稱作“小樊”,今天很多人親切地叫她“老太太”。若以生命長度來丈量,樊錦詩與莫高窟相守的半個多世紀可謂漫長。可在樊錦詩心裏,與這座千年石窟相處越久,越覺得它是非凡寶藏。她接住歷史的接力棒,全心讓莫高窟老去得慢點再慢點,保護得好些再好些。
                    一世黃沙緣
                  石窟裏是沙子,鞋裏是沙子,連頭發裏也鉆滿沙子。樊錦詩與莫高窟的緣分就從這粒粒黃沙開始。
                  她本是江南水鄉的姑娘,祖籍杭州,上海長大,個頭不高,人也瘦瘦小小。
                  她說她成長在新中國,有那個年代人的單純果敢,堅信“國家的需要就是我的誌向”。1963年從北京大學畢業後,她西去敦煌。
                  在敦煌研究院一處不顯眼的地方,有座名為《青春》的雕塑。一個齊耳短發的女孩,背著書包,手拿草帽,意氣風發地邁步向前。這正是以初到敦煌的樊錦詩為原型雕塑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那時的她對敦煌還無深刻理解,只是被歷經千年的色彩打動。“看一個窟就說好啊,再看一個還是好啊。說不出來到底有多大的價值,但就是震撼、激動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可要在大漠戈壁紮下根來,哪能僅靠一時心動。生活艱苦非常:喝鹹水、點油燈、住土屋、睡土炕,如何洗澡是大家避而不談的秘密。一卷起沙塵暴就更可怕,黑乎乎的風沙鋪天蓋地壓過來。
                  但樊錦詩沒走。“開始我也沒想在敦煌待一輩子,可能是命中註定吧,時間越久,越覺得莫高窟了不起,是非凡的寶藏。”
                    涓滴歸瀚海
                  始建於公元366年的莫高窟,位於河西走廊西端。從巍巍祁連山流淌下的雪水,哺育著狹長走廊中的綠洲。絲綢之路上的商旅使團在敦煌駐足,再出西域、入中原。
                  “莫高窟是古絲綢之路上多元文明交融互鑒的結晶。公元4世紀到14世紀,古人用智慧為我們留下了如此偉大的文化藝術寶庫。”樊錦詩說。
                  1524年,明朝政府下令封閉嘉峪關。敦煌從此沈寂,莫高窟400多年無人看護,大量洞窟坍塌毀壞。藏經洞被發現後,數萬卷文物又陸續流失到十余個國家。
                  “寶貴卻又脆弱,是莫高窟令人迷戀又揪心之處。”樊錦詩說。
                  上世紀40年代,前輩篳路藍縷的創業歷程更感召著她。一批批藝術家、大學生放棄優渥生活,遠赴迢迢敦煌,一去便是一生。
                  常書鴻、賀世哲、孫紀元、段文傑……80歲的樊錦詩一一找出前輩同仁的名字,又一一寫在紙上。“苦都讓老先生們吃了。他們中的絕大多數人都走了,我們不該忘記這些人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樊錦詩說,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,黨和國家高度重視敦煌莫高窟,1950年文化部將“國立敦煌藝術研究所”更名為“敦煌文物研究所”,並針對莫高窟壁畫和彩塑病害、崖體風化和坍塌、風沙侵蝕等嚴重威脅文物安全的問題,開始了初步搶救性保護。
                  改革開放後,莫高窟的面貌煥然一新:編制擴大、人才匯聚、條件改善。1987年,莫高窟成為中國第一批進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的遺產地。“改革開放帶來開放的頭腦和國際視野,我們開始大踏步向前走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似水如沙永流傳
                  莫高窟15余公裏外,有一個形似沙丘、又如流水的土黃色流線型建築。遊客在這裏用數字化手段了解莫高窟的前世今生,再去窟區領略歷史的風姿。
                  這個充滿想象力的工程,是樊錦詩1998年起擔任敦煌研究院院長的17年間做成的一件大事。
                  “與20世紀初拍攝的照片相比,很多壁畫已經損壞模糊了。再往下發展下去,全都消失了怎麽辦?”1978年起,這個問題就開始在樊錦詩的腦中盤旋。
                  尤其2000年以後,急速增長的遊客讓她憂心忡忡。“洞子看壞了絕對不行,不讓遊客看也不行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“保護、研究、弘揚是敦煌研究院的使命。旅遊也必須是負責任的旅遊。”樊錦詩與同仁們不斷探索,嘗試讓莫高窟“延年益壽”,甚至“容顏永駐”。
                  一方面是對文物本體及其賦存環境的科學保護。在與國內外機構的長期合作中,保護者研究清楚了病害機理,保護修復了大量彩塑壁畫,形成了一整套科學保護規範。
                  “比如風沙治理,通過綜合防治風沙體系,使莫高窟的風沙減少了75%左右,極大地減緩了對文物的磨蝕。”樊錦詩說。
                  另一方面,開拓性地建立數字檔案,讓莫高窟以數字化的方式“永生”。經過近20年的努力,“數字敦煌資源庫”免費向全球開放。
                  在2014年建成的莫高窟數字展示中心裏,遊客猶如置身飛船,觀看球幕電影,感受著數字敦煌的神奇。遊客也因此有序分流,有效降低對石窟的不利影響。
                  此外,樊錦詩還推動制定《甘肅敦煌莫高窟保護條例》,讓莫高窟有了專項法規的“護身符”;她繼承前輩的“愛才如命”,持續抓緊培養人才;她以廣泛的國際合作引進了理念技術、培養了人才、開闊了視野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“文物承載燦爛文明、傳承歷史文化、維系民族精神,是老祖宗留給我們的寶貴遺產。接力棒交到我們手上,我們就偷不得懶,不能讓莫高窟有半點閃失。”她說。
                  50余載敦煌生涯,讓水鄉女子樊錦詩有了西北人的爽利。她似水,相信水滴石穿。她更似沙,低調平凡,與莫高窟久久相伴。

                國務院金丰彩票

                主任:王仲偉
                副主任:王衛民趙冰張彥通

                中央文史研究館

                館長:袁行霈 館長致辭
                副館長:馮遠

                參事 館員 特約研究員

                所屬單位

                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