彩票软件下载

  • <tr id='ub5jQR'><strong id='ub5jQR'></strong><small id='ub5jQR'></small><button id='ub5jQR'></button><li id='ub5jQR'><noscript id='ub5jQR'><big id='ub5jQR'></big><dt id='ub5jQR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ub5jQR'><option id='ub5jQR'><table id='ub5jQR'><blockquote id='ub5jQR'><tbody id='ub5jQR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ub5jQR'></u><kbd id='ub5jQR'><kbd id='ub5jQR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ub5jQR'><strong id='ub5jQR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ub5jQR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ub5jQR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ub5jQR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ub5jQR'><em id='ub5jQR'></em><td id='ub5jQR'><div id='ub5jQR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ub5jQR'><big id='ub5jQR'><big id='ub5jQR'></big><legend id='ub5jQR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ub5jQR'><div id='ub5jQR'><ins id='ub5jQR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ub5jQR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ub5jQR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ub5jQR'><q id='ub5jQR'><noscript id='ub5jQR'></noscript><dt id='ub5jQR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ub5jQR'><i id='ub5jQR'></i>
                ?
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 > 館員風采

                館員風采

                韓子勇:我認識的田青先生

                信息來源:新華網作者:韓子勇
                發表時間:2019-12-09
                字號:/

                    節選自新華網《韓子勇:有所思 有所憶》,作者韓子勇為中國藝術研究院院長、中央文史研究館特約研究員,田青為中央文史研究館館員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    田陌青青

                  我和田青先生相識有十來年了。最初認識田先生是因為“非遺”,因為木卡姆的申遺工作。我長時間在邊疆工作,畢竟不在一個地方,交往的次數雖然少,但質量很高,還是能聊到一起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《田青文集》的出版,對中國藝術研究院來說是一件大事,對田先生來說更是一件大事。《文集》中每一篇文章都是他的骨血,現在這些散落四方的孩子,好像回家過年,共聚一堂,圍坐九桌,是一件開心的事情。說到田先生的學術成就,我不是最佳的評判者,我想說說田先生這個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田先生是很有魅力、很有學養的一個人。他最重要的一個特點是“熱愛”。“熱愛”非常重要。“熱愛”可以培養、可以壯大,但得先有種子。每個人都有“熱愛”的種子,可能有些種子先天就大些、強烈些,與眾不同;有些種子則小些、弱些。好萊塢電影《星球大戰》裏講“原力”,或者我們平常講生命力,生命力包含“熱愛”。因此,我覺得,一個人生命的溫度、靈魂的溫度,對他人、對社會、對民族、對國家,包括對自己所鐘愛的事業的溫度,和“熱愛”大有關系。我們常常可以看到,有些人感情很冷漠,對任何事、任何人,甚至對自己,都感情淡漠,生命原力很微弱,很難培養,很難壯大,很難燃成熊熊大火;他的熱愛、生命能量,一開始就低,還很難再填充。“熱愛”是一種能力,是熱情似火的生命能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你只有熱愛一件有意義的事業,才可以照亮你的人生、你的生命,才可以使自己活得很充實,才可以把自己貢獻出去,才可能最終成就一番事業。“熱愛”又最容易轉向、揮霍和消耗,持續、穩定的燃燒很難。一些人幹任何事都三分鐘熱度,難以專註而又忙亂如麻,變來變去,不接地氣,不入法門,顯得混亂、無序和浮躁,那是知人知事知己的智慧還不夠,也可能和先天的個性因素有關。田先生的“熱愛”是飽滿、炙熱、強烈和持續的,一直是“熱力”不減,直到現在這個年齡,仍然日子過得充實、快樂、積極進取、有意義!

                  前段時間,我看見田先生在中央電視臺的《正午學堂》欄目講音樂,每講完一集,他發給我,我都聽了看了。他旁征博引、天上地下,而又通俗親切。其中很多的知識,我不具備、不了解,但聽著過癮,為中國傳統音樂自豪。特別是他的那種對中國傳統文化、傳統音樂的熱愛,不著一字但滿堂皆香,撲面而來,彌散開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熱愛”是個中性詞。它有強烈和弱小之分,它也有正向和負向之分。巴爾紮克的《歐也妮·葛朗臺》中,老葛朗臺熱愛金幣,對他而言,最好的顏色是金幣的顏色,最動聽的聲音是金幣叮咚作響的聲音,這種刻在骨子裏的“熱愛”是不可救藥的,他對金幣的熱愛超過對女兒歐也妮的熱愛。老葛朗臺的“熱愛”體現的是“熱愛”這個中性詞的負向的一面,而“熱愛”更多的是正向,如我們絕大多數人生命中的各種熱愛——熱愛黨、熱愛國家、熱愛社會、熱愛民族、熱愛人民、熱愛讀書、熱愛科學、熱愛勞動,等等。

                  田先生的熱愛就屬於這種正向的熱愛。這令我感動。從田先生熊熊燃燒的熱愛裏,我看到他強烈的生命原力,這原力如同轟轟作響的發動機,驅動他一路前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理想、信念和熱愛、勤奮是連在一起的。光有理想、信念,講起來頭頭是道,但動力不足,清談空想,畫餅充饑,怕累怕苦,那也一事無成。堅定的理想、信念和強烈而持久的熱愛、勤奮,就是人生的方向和動力。熱愛的驅動力使人追求理想、踐行信念,使人奮不顧身、樂於奉獻,充滿大愛、完成大我。田先生在這方面很突出,他經常從偏遠鄉村發掘優秀的、默默無聞的民間歌手,極力使他們在更大的空間、更高的平臺上亮相,使這些民間文化、民間音樂的瑰寶,讓更多的人得以欣賞、領略。他在《正午學堂》欄目大聲疾呼民族音樂、傳統音樂,這樣的講座,是很耗精力、心思的,非熱愛、學識的支撐,不足以完成。同樣是講座,我們不帶稿子講十分鐘、二十分鐘,有時候就有點講不下去。他一講,對著鏡頭,滔滔不絕講半小時甚至更多時間,因為他熱愛,他投入,就把他所有知道的、想說的提煉好,打了腹稿,厚積薄發,噴湧而出。

                  衷心祝願田青先生對中華文化的“熱愛”永不熄滅、永遠熊熊燃燒。這種熱愛、這種溫暖,就在《田青文集》裏,這套書是田青先生對過去的總結,田青還在生長,原力還在燃燒,將來還要加續編!

                  本文系韓子勇2018年10月26日在《田青文集》首發式上的致辭。

                國務院金丰彩票

                主任:王仲偉
                副主任:王衛民趙冰張彥通

                中央文史研究館

                館長:袁行霈 館長致辭
                副館長:馮遠

                參事 館員 特約研究員

                所屬單位

                ?